<address id="zltvp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zltvp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zltvp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zltvp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zltvp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zltvp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zltvp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“做一個設計師,我覺得很值得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在從事施工工作5年后,胡漢鋼下決心要干回“本行”,做一名橋梁設計師。“干”了7年設計工作的胡漢鋼,設計大小橋梁幾十座,其中連續剛構橋梁1座,裝配式橋梁19座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有人問胡漢鋼:“你做施工都已經升到項目常務副總工程師了,為什么還要轉行做設計,又從頭開始,多不劃算啊……”胡漢鋼聽完后,答道:“原本只是單純地想回南寧市區,跟家人在一起的時間會比在項目的時候多些,后來我發現,做一名優秀的橋梁設計師,才是我心目中的‘詩和遠方’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又是加班到深夜的一天,作為項目負責人的胡漢鋼審核完項目橋梁方案,并在一些地方做了修改標記,不經意間瞄到了電腦屏右下角的數字:23:13,感嘆了一聲“時間怎么過得這么快!”將需要修改的內容一條條列好在筆記本上后,他站起來活動了一下,這才關了電腦,走出辦公室。走廊里還亮著一盞路燈,那是設計部門的同事為他留著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為了不浪費時間在上下班的路上,胡漢鋼放著自己購買的房子不住,在公司附近租了間房。回到家,手表上的時針即將指向數字12,打開女兒房間的門,7歲的女兒已經熟睡。為了能讓女兒更獨立,不被爺爺奶奶寵壞,胡漢鋼自己一邊上班一邊照顧女兒。因為女兒出生后胡漢鋼一直在項目工作,在女兒的成長里缺失了4年,他很愧疚,因此,不管工作多累,他都會抽時間陪女兒,他不想再錯過女兒的成長。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出生在湖北的胡漢鋼長得濃眉大眼的,皮膚頗黑,整個人精氣神十足。剛來公司的時候,公司同事都評價胡漢鋼“工作很拼”,當時我心里就有一個問號“有多拼?”兩年多的時間里,我漸漸明白這個“拼”的含義,也漸漸明白,為什么他連續兩年被評為路橋集團“先進生產工作者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可能有的人認為,都已經是副總工程師兼部門主任了,平時審審設計圖紙就行了,不需要與設計員們一起熬夜加班畫圖,也不用與設計員們一起參加外業勘察測量工作。可胡漢鋼卻不這么認為。“我們做設計工作的,就是要精益求精,要保證設計質量。如果我自己沒有親身參與項目設計工作的全過程,那么我審圖的時候就會出現不夠了解項目現場實際情況的問題,這個很重要,我只有親身參與項目設計全過程,才能保證設計出來的方案是實用的。”2018年8月,雨季來臨,剛巧胡漢鋼帶著項目人員進行外業勘察測量,因為連續下雨,測量周期延長了,為了盡量趕上進度,雨一停胡漢鋼便帶領大家開工,在濕噠噠的草叢里穿來鉆去,全身濕透。路很難走,而之前腿受過傷的胡漢鋼不想耽誤隊伍的前行速度,忍著痛拄著樹枝一直堅持到測量終點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日常工作中,除了把控項目進度、審核方案外,胡漢鋼還要負責部門的內外溝通,面對業主的各種要求,面對因趕項目進度而疲憊不堪的部門員工,胡漢鋼深知大家的壓力大,于是,下班后自費組織部門員工聚餐,想讓大家伙兒放松一點,也想借聚餐讓部門員工一吐心里的不快與壓力。在胡漢鋼的帶領下,設計二部全體人員非常團結,有勁一起使,有苦一起擔,2018年度獲得公司頒發的“先進集體”。 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我師父對我挺嚴格的,工作中的技能和知識,他總是讓我自己先去摸索,遇到難題再找他,這樣印象比較深刻。”2017年研究生畢業的周群拜了胡漢鋼為師父。有人說這個高學歷的徒弟會很難教,胡漢鋼不相信,先是找徒弟推心置腹地聊天,了解徒弟的特長和不足,而后根據實際情況制定詳細的帶徒計劃,從設計工作基本流程,到連續剛構橋的計算,再到生活經驗,他傾囊相授。“生活中有困難和苦惱,我現在總是愿意跟師父聊聊,因為他總能給我指條明路,讓我豁然開朗。”徒弟對這位師父贊不絕口。
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,周群被評為路橋集團“優秀徒弟”,胡漢鋼也被評為“優秀導師”。公司的導師帶徒座談會上,主持人請胡漢鋼介紹一下帶徒經驗,胡漢鋼說:“導師帶徒是要帶出怎樣的徒弟?導師要帶出的不是跟導師一樣的徒弟,而是比師傅更優秀的徒弟。導師除了教授徒弟專業技能外,還需要根據自己的經驗做好專業的引導和關懷,相信徒弟比導師厲害只是時間問題。”如今,徒弟周群在橋梁設計方面深得師父真傳,2年時間,周群已經能獨立開展工作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說到印象最深的項目經歷,胡漢鋼說是進入廣西路橋百色市百林大橋項目的第一天,那時正值百色最熱的8月,作為項目質檢工程師的胡漢鋼與其他同事一起,在悶熱的引橋箱內澆筑混凝土,大汗淋漓又熱火朝天的工作環境下,廣西路橋的鐵軍精神讓他印象最深,也最佩服。
                  有人說,胡漢鋼一路走來挺順利的,既有施工經驗,也有設計經驗,還是高級工程師。胡漢鋼卻告訴我,并沒有大家看到的這么順利,施工行業到設計行業的角色轉換挺難適應的,畢竟要從頭開始,背地里也煩惱過,但又不想把負面情緒帶給同事。胡漢鋼說,男人是不會輕易跟別人訴說自己的難處的,他們都是默默承受又默默消化。從一個新手到今天,一路走來,胡漢鋼說自己在不斷的成長,他很感激廣西路橋這個平臺,讓他能發揮專業特長,他希望自己歷盡千帆,歸來仍是那個有理想有沖勁、不忘初心的少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去年在提拔胡漢鋼為公司中層正職領導的流程中,有一項流程是向同事們了解胡漢鋼平時工作、生活等方面的情況,同事們一致表示“胡漢鋼工作思路清晰,專業水平較高,工作業績突出”。面對同事們的稱贊,胡漢鋼開玩笑說可以允許自己驕傲3秒鐘,隨后他正色道,還是要不斷提升自己各方面的專業技術水平,還要站在公司層面,認真思考如何結合集團總承包的模式,在總承包模式下做好設計和施工的融合,從而打造路橋品質設計。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人家都說工作是為了更好地生活,而你大部分的時間都獻給了工作,值得嗎?”我還是問出了這個可能會激起胡漢鋼的愧疚之心的問題。原本從施工行業轉入設計行業,胡漢鋼一方面是想著能在南寧市區工作,陪家人的時間會多一些,但因為公司還在起步發展階段,他不得不花大部分的時間投入項目設計工作,陪家人的時間比原來在施工行業還要少。胡漢鋼說,做一個設計師,他覺得很值得,公司的發展壯大有自己貢獻的一份力量,他很感恩這個平臺讓自己不斷提升自己,家庭是設計行業難以平衡的,只有更高效地完成工作,才能有時間多陪陪家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客戶服務熱線

                  0771-3391017

                  在線客服
                  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新赏网